打造本地化专业信息门户网站
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19家中七成亏损 影视业的“至暗时刻”何时能走出

推荐: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石家庄视窗 > 商业 > 正文

19家中七成亏损 影视业的“至暗时刻”何时能走出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4-13 17:49
摘要: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给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也让原本就身处寒冬之中,翘首以待新年的影视行业,再次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逐步迈入至暗时刻。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给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也让原本就身处寒冬之中,翘首以待新年的影视行业,再次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逐步迈入至暗时刻。

  电影产业链上下游遭遇重创,从拍摄制作、营销宣发到院线放映,都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横店、无锡、东方影都等多家影视基地暂时关闭,影视剧组相继停拍,引发资金损失、项目停滞、档期冲突、中小企业倒闭等多重蝴蝶效应。影片集体撤档,全国影院关闭,春节、情人节等重要档期几近颗粒无收,全年预计票房损失数十亿元,《囧妈》快速卖身网络平台自救,但是换来的却是徐峥遭受多方院线抵制的尴尬结局。

  虽然春节后一些基地、剧组已着手筹备复工事宜,影院也开始隔座售票,但大规模复工和大场面拍摄仍无法进行,消费心理的回归也仍需时日。多数电视综艺节目停止录制,一些即将上线的新节目延期播出,由此或将带来广告主撤资的压力。

  资本推动下的非理性繁荣

  客观的来说,过去十几年,纸醉金迷的中国影视行业一直处于虚假繁荣的状态,由于受到资本的热捧,整个电影行业水涨船高,导致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供求关系的失衡,像天价片酬、明星资本化、金融杠杆等问题频繁发生。

  看似臃肿的体态却难掩其弱小的本质,在外界资本的“狂轰乱炸”之下,各大影视公司逐渐失去了方向。由于影视行业没有很好的社会管控机制,对资本的流动和使用缺乏有效的监督,导致行业在管理失效状态下开启野蛮生长的时代。

  在那段莺歌燕舞的日子里,明星导演们拿着天价片酬,利用工作室制度逃税避税的现象屡见不鲜。有的影视明星甚至开始涉足资本市场,黄晓明作为华谊兄弟的股东在公司股票暴涨时赚得盆满钵满,随后又陷入“18亿股票操纵案”,赵薇亲自操盘万家文化,利用杠杆撬动资金割韭菜,范冰冰站台唐德影视,期望从中分一杯羹。与此同时,民营电影公司的发展也进入爆发期,诞生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万达电影、乐视等影视行业的“五虎上将”。看起来一片欣欣向荣的祥和气氛,但危机早已酝酿多时。

  2016年中国电影总票房454.41亿元,只比2015年同期增长2.37%;观影人次为13.8亿,同比增长仅9.5%,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和观影人次增速首次出现下降。国内票房市场增长似乎进入一个瓶颈期,想要延续过去的高速增长变得困难了。

  真正让影视业走向衰落的是资本的突然撤退。经济整体不景气的背景下,资本纷纷寻找避险的方向,影视行业的不确定性和金融行业需要的确定性产生矛盾,前期过热而后期受政策影响突然冷却,再加上影视圈内近年来的各种圈钱套路使得资本受伤离去。

  从2018年开始,很多金融机构感受到资本市场的乏力。在资本寒冬下,资金优先保障实体经济的发展,开始陆续从影视行业撤离。以华谊为代表的A股影视公司开始逐步走下坡路,经营亏损,股价一路暴跌,王中军甚至开始变卖字画维持公司的现金流。至于影视演员更是苦不堪言,崔永元和冯小刚事件引发国家税务部门彻查影视业逃税漏税现象,经历了一轮“补税潮”之后,很多演员又面临失业的困境,迪丽热巴去年亲承八个月没有拍戏,后排演员已经开始转型做直播。种种情况表明,整个影视产业链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从莺歌燕舞的人声鼎沸到曲终人散的门可罗雀,潮水已经退去。

  上市公司的狼狈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不只是中小公司,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日子更加难过。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2020年以来,A股已有19家影视上市公司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19家上市公司中只有6家为盈利,其余13家上市公司的业绩预报显示为亏损,数量占比达到七成,其中华谊兄弟预亏近40亿,万达电影预亏33-45亿元。

  如果我们用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的数据,那么有38家影视公司的归属净利润是同比下滑的。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广电总局通过控制备案号的方式严格控制上映的影视的数量和质量,“品质上行,数量下行”已经成为大的趋势。2019年上线剧集351部,比2018年的445部下降了21%,网络电影789部,相较于2018年的1537部大幅减少了近50%。

  影视作品长期积压、平台无法顺利播出等问题导致回款困难会导致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积压等问题,很可能导致有关公司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及存货减值从而影响利润。统计了东方财富划分的影视概念的65只股票,其中存货周转天数的平均值为1148天,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为316天。

  春节档电影对于影视行业可谓是一年当中的重头戏,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影视业整体迎来寒冬,很多影视公司对于2020年春节期间的票房寄予厚望。从以往的数据来看,春节期间的票房收入在一年当中的比重逐年增强,几乎占到了全年总票房的十分之一。

  1月18日,春节档的7部电影开启了预售,从预售情况来看,的确让众多影视公司看到了春天的曙光,但天有不测风云,影视行业原本期待的“小阳春”变成了“倒春寒”。随着疫情肆虐,1月24日,全国所有影院被暂停营业,春节档的电影推迟上映,紧接着情人节计划上映的多部影片也被无限期推后,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影视公司“割韭菜”的套路

  商誉减值成为近几年影视股亏损的重要因素,本质是为前期的一掷千金还债,而买单的人变成了股东。以大家比较熟悉的华谊兄弟为例,最常用的手法就是高溢价收购艺人旗下的公司,拉升其股价,并产生大量的商誉,之后通过商誉减值,让投资者买单。

  2013年,华谊兄弟的全资子公司浙江华谊以人民币2.52亿元的股权转让价款收购南京弘立星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南京嘉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升影视”)70%的股权。但与此同时,弘立星恒拟使用浙江华谊支付的部分股权转让价款购买华谊兄弟的实际控制人王忠军和王忠磊持有的股票。看似普通的股权收购却暗藏各种套路。

  首先,被并购方常升影视是影视明星张国立在交易发生的4个月前成立的,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也就是说,华谊此次收购,相当于用2.52亿元收购了一家注册资本1000万的公司的70%股份,2.52亿元买了700万元,溢价率高达36倍。华谊兄弟并没有给出标的公司的投资价值所在,只是强调这是正常的商业交易价格,但如何证明这是正常的商业交易价格,华谊兄弟并未给出有说服力的依据。

  其次,在华谊收购常升影视后,常升影视却用股权收购款中的1.52亿元购买王忠军和王忠磊所持有的华谊兄弟的股票500万股和从二级市场购买的32.44万股共计532.44万股,也就是每股28.547元,而2013年底华谊兄弟的股价还不到20元。也就是说王中军和王中磊兄弟这是在变相的在高位套现离场,接盘的资金用的是华谊兄弟股东的钱。

  2015年10月23日,华谊兄弟又以7.56亿元的高价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娱乐有限公司70%的股权,把李晨、冯绍峰、杨颖、郑恺、杜淳、陈赫6位明星纳入旗下。而通过查阅工商信息,这家公司于2015年10月21日成立,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在成立2天后,估值就高达10.8亿元,显然并不合理。

  而仅在一个月后,华谊兄弟又以10.5亿元的高价收购了冯小刚99%控股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收购前,东阳美拉资产总额仅为1.36万元,负债总额却达1.91万元,净资产为-0.55万,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这笔总估值高达15亿元的交易为华谊兄弟创造逾10亿元的商誉。

  显然这些公司是不能给华谊带来相应的利润,最后在2019年只能以商誉减值的方式收场,造成净利润的大幅亏损。针对这一问题,我们统计了2019年商誉大幅减值的影视公司,结果如下图。

  其中北京文化去年的商誉减值占净资产的比重达到近30%的水平,其次是万达电影和华谊兄弟,而造成减值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前期收购的公司盈利不达目标。

  《每日财报》注意到,虽然整个行业正面临风雨飘摇的至暗时刻,但未来依然存在可能突出重围的方向。在视频网站方面,演员片酬的下降将会大大降低制作成本,付费用户将会带来业绩增长,2019年三季度以后,腾讯和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量均突破1亿人次,随着人均收入的提高,用户对视频付费的购买意愿也逐渐提高。

  影院方面,内容为王效应继续延续,在经历了内容泛滥的时代之后,目前中国电影的观影需求主要取决于影片质量,未来能够输出高质量影片的制作公司将会脱颖而出,特别是能够反应中国传统文化的影片将会受到追逐,比如去年的《哪吒》,就是国漫的代表作品。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5G时代的到来,也将为影视行业注入新鲜的生命活力。一方面,5G到来后网速提高资费相对下降,有望加大用户观看视频的时间,以及改变视频终端使用习惯,以至于用户留存率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从技术端来看,5G的到来也将为相关企业提供了包括超清视频、VR、互动视频等方面的机遇。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19家中七成亏损 影视业的“至暗时刻”何时能走出

admin
摘要: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给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也让原本就身处寒冬之中,翘首以待新年的影视行业,再次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逐步迈入至暗时刻。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给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也让原本就身处寒冬之中,翘首以待新年的影视行业,再次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逐步迈入至暗时刻。

  电影产业链上下游遭遇重创,从拍摄制作、营销宣发到院线放映,都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横店、无锡、东方影都等多家影视基地暂时关闭,影视剧组相继停拍,引发资金损失、项目停滞、档期冲突、中小企业倒闭等多重蝴蝶效应。影片集体撤档,全国影院关闭,春节、情人节等重要档期几近颗粒无收,全年预计票房损失数十亿元,《囧妈》快速卖身网络平台自救,但是换来的却是徐峥遭受多方院线抵制的尴尬结局。

  虽然春节后一些基地、剧组已着手筹备复工事宜,影院也开始隔座售票,但大规模复工和大场面拍摄仍无法进行,消费心理的回归也仍需时日。多数电视综艺节目停止录制,一些即将上线的新节目延期播出,由此或将带来广告主撤资的压力。

  资本推动下的非理性繁荣

  客观的来说,过去十几年,纸醉金迷的中国影视行业一直处于虚假繁荣的状态,由于受到资本的热捧,整个电影行业水涨船高,导致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供求关系的失衡,像天价片酬、明星资本化、金融杠杆等问题频繁发生。

  看似臃肿的体态却难掩其弱小的本质,在外界资本的“狂轰乱炸”之下,各大影视公司逐渐失去了方向。由于影视行业没有很好的社会管控机制,对资本的流动和使用缺乏有效的监督,导致行业在管理失效状态下开启野蛮生长的时代。

  在那段莺歌燕舞的日子里,明星导演们拿着天价片酬,利用工作室制度逃税避税的现象屡见不鲜。有的影视明星甚至开始涉足资本市场,黄晓明作为华谊兄弟的股东在公司股票暴涨时赚得盆满钵满,随后又陷入“18亿股票操纵案”,赵薇亲自操盘万家文化,利用杠杆撬动资金割韭菜,范冰冰站台唐德影视,期望从中分一杯羹。与此同时,民营电影公司的发展也进入爆发期,诞生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万达电影、乐视等影视行业的“五虎上将”。看起来一片欣欣向荣的祥和气氛,但危机早已酝酿多时。

  2016年中国电影总票房454.41亿元,只比2015年同期增长2.37%;观影人次为13.8亿,同比增长仅9.5%,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和观影人次增速首次出现下降。国内票房市场增长似乎进入一个瓶颈期,想要延续过去的高速增长变得困难了。

  真正让影视业走向衰落的是资本的突然撤退。经济整体不景气的背景下,资本纷纷寻找避险的方向,影视行业的不确定性和金融行业需要的确定性产生矛盾,前期过热而后期受政策影响突然冷却,再加上影视圈内近年来的各种圈钱套路使得资本受伤离去。

  从2018年开始,很多金融机构感受到资本市场的乏力。在资本寒冬下,资金优先保障实体经济的发展,开始陆续从影视行业撤离。以华谊为代表的A股影视公司开始逐步走下坡路,经营亏损,股价一路暴跌,王中军甚至开始变卖字画维持公司的现金流。至于影视演员更是苦不堪言,崔永元和冯小刚事件引发国家税务部门彻查影视业逃税漏税现象,经历了一轮“补税潮”之后,很多演员又面临失业的困境,迪丽热巴去年亲承八个月没有拍戏,后排演员已经开始转型做直播。种种情况表明,整个影视产业链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从莺歌燕舞的人声鼎沸到曲终人散的门可罗雀,潮水已经退去。

  上市公司的狼狈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不只是中小公司,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日子更加难过。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2020年以来,A股已有19家影视上市公司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19家上市公司中只有6家为盈利,其余13家上市公司的业绩预报显示为亏损,数量占比达到七成,其中华谊兄弟预亏近40亿,万达电影预亏33-45亿元。

  如果我们用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的数据,那么有38家影视公司的归属净利润是同比下滑的。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广电总局通过控制备案号的方式严格控制上映的影视的数量和质量,“品质上行,数量下行”已经成为大的趋势。2019年上线剧集351部,比2018年的445部下降了21%,网络电影789部,相较于2018年的1537部大幅减少了近50%。

  影视作品长期积压、平台无法顺利播出等问题导致回款困难会导致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积压等问题,很可能导致有关公司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及存货减值从而影响利润。统计了东方财富划分的影视概念的65只股票,其中存货周转天数的平均值为1148天,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为316天。

  春节档电影对于影视行业可谓是一年当中的重头戏,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影视业整体迎来寒冬,很多影视公司对于2020年春节期间的票房寄予厚望。从以往的数据来看,春节期间的票房收入在一年当中的比重逐年增强,几乎占到了全年总票房的十分之一。

  1月18日,春节档的7部电影开启了预售,从预售情况来看,的确让众多影视公司看到了春天的曙光,但天有不测风云,影视行业原本期待的“小阳春”变成了“倒春寒”。随着疫情肆虐,1月24日,全国所有影院被暂停营业,春节档的电影推迟上映,紧接着情人节计划上映的多部影片也被无限期推后,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影视公司“割韭菜”的套路

  商誉减值成为近几年影视股亏损的重要因素,本质是为前期的一掷千金还债,而买单的人变成了股东。以大家比较熟悉的华谊兄弟为例,最常用的手法就是高溢价收购艺人旗下的公司,拉升其股价,并产生大量的商誉,之后通过商誉减值,让投资者买单。

  2013年,华谊兄弟的全资子公司浙江华谊以人民币2.52亿元的股权转让价款收购南京弘立星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南京嘉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升影视”)70%的股权。但与此同时,弘立星恒拟使用浙江华谊支付的部分股权转让价款购买华谊兄弟的实际控制人王忠军和王忠磊持有的股票。看似普通的股权收购却暗藏各种套路。

  首先,被并购方常升影视是影视明星张国立在交易发生的4个月前成立的,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也就是说,华谊此次收购,相当于用2.52亿元收购了一家注册资本1000万的公司的70%股份,2.52亿元买了700万元,溢价率高达36倍。华谊兄弟并没有给出标的公司的投资价值所在,只是强调这是正常的商业交易价格,但如何证明这是正常的商业交易价格,华谊兄弟并未给出有说服力的依据。

  其次,在华谊收购常升影视后,常升影视却用股权收购款中的1.52亿元购买王忠军和王忠磊所持有的华谊兄弟的股票500万股和从二级市场购买的32.44万股共计532.44万股,也就是每股28.547元,而2013年底华谊兄弟的股价还不到20元。也就是说王中军和王中磊兄弟这是在变相的在高位套现离场,接盘的资金用的是华谊兄弟股东的钱。

  2015年10月23日,华谊兄弟又以7.56亿元的高价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娱乐有限公司70%的股权,把李晨、冯绍峰、杨颖、郑恺、杜淳、陈赫6位明星纳入旗下。而通过查阅工商信息,这家公司于2015年10月21日成立,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在成立2天后,估值就高达10.8亿元,显然并不合理。

  而仅在一个月后,华谊兄弟又以10.5亿元的高价收购了冯小刚99%控股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收购前,东阳美拉资产总额仅为1.36万元,负债总额却达1.91万元,净资产为-0.55万,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这笔总估值高达15亿元的交易为华谊兄弟创造逾10亿元的商誉。

  显然这些公司是不能给华谊带来相应的利润,最后在2019年只能以商誉减值的方式收场,造成净利润的大幅亏损。针对这一问题,我们统计了2019年商誉大幅减值的影视公司,结果如下图。

  其中北京文化去年的商誉减值占净资产的比重达到近30%的水平,其次是万达电影和华谊兄弟,而造成减值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前期收购的公司盈利不达目标。

  《每日财报》注意到,虽然整个行业正面临风雨飘摇的至暗时刻,但未来依然存在可能突出重围的方向。在视频网站方面,演员片酬的下降将会大大降低制作成本,付费用户将会带来业绩增长,2019年三季度以后,腾讯和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量均突破1亿人次,随着人均收入的提高,用户对视频付费的购买意愿也逐渐提高。

  影院方面,内容为王效应继续延续,在经历了内容泛滥的时代之后,目前中国电影的观影需求主要取决于影片质量,未来能够输出高质量影片的制作公司将会脱颖而出,特别是能够反应中国传统文化的影片将会受到追逐,比如去年的《哪吒》,就是国漫的代表作品。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5G时代的到来,也将为影视行业注入新鲜的生命活力。一方面,5G到来后网速提高资费相对下降,有望加大用户观看视频的时间,以及改变视频终端使用习惯,以至于用户留存率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从技术端来看,5G的到来也将为相关企业提供了包括超清视频、VR、互动视频等方面的机遇。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