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本地化专业信息门户网站
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一季度巨亏500亿美元,巴菲特也看走眼,股东大会上担忧疫情,但依旧押注美国

推荐: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石家庄视窗 > 财经 > 正文

一季度巨亏500亿美元,巴菲特也看走眼,股东大会上担忧疫情,但依旧押注美国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04 11:21
摘要:
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20年一季度巨亏近500亿美元,同时清仓清仓美国四大航空公司,但巴菲特也对美国未来经济表示出乐观看法,并表示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持有标普

  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20年一季度巨亏近500亿美元,同时清仓清仓美国四大航空公司,但巴菲特也对美国未来经济表示出乐观看法,并表示“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持有标普500指数”。

  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

  北京时间5月2日晚,“股神”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发布今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 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497.4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512亿元)。而去同期净利润为216.61亿美元。

  (来源: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财报)

  截至2020年3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前5大持仓占其投资组合比重达69%,账面上季度环比亏损高达421亿美元。

  (来源: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财报)

  其中,美国运通公允价值130亿美元,环比亏损59亿美元;苹果公允价值638亿美元,环比亏损99亿美元;美国银行公允价值202亿美元,环比亏损132亿美元;可口可乐公允价值177亿美元,环比亏损44亿美元;富国银行公允价值99亿美元,环比亏损87亿美元。

  一季报还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公司持有现金及等价物合计387.17亿美元,较2019年四季度末的611.51亿美元大幅缩水224.34亿美元,环比减少36.69%。

  (来源: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财报)

  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包括购买三个月或以下的国库券。截至2019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三个月或以下的国库券合计371亿美元。而到2020年3月末,这一规模缩减至196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表示,“ 我们继续持有大量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美国国库券。短期债券收益率从2019年上半年以来利率持续下降,在2020年一季度仍继续保持下降趋势。”伯克希尔•哈撒韦预计,在2020年剩余时间内,此类利率将保持较低水平,公司在此类投资的收益也将低于2019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认为,保持充足的流动性至关重要。

  伯克希尔•哈撒韦还表示,新型冠状病毒于2020年第一季度在全世界迅速传播,政府和私营部门对控制其蔓延的反应在3月份开始对公司的经营业务产生重大影响,并可能在第二季度对公司几乎所有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股东大会如约线上召开

  北京时间2020年5月3日凌晨4:45,“股神”沃伦•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下简称“伯克希尔”),首次通过线上直播形式召开第55届股东大会。

  与往年的大会不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次股东没有被邀请亲自出席。只有巴菲特和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亲自出席会议,他们将回答记者提问。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将不出席会议。伯克希尔的其他董事也不会出席这次活动。

  在开场演讲中,巴菲特就谈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巴菲特表示,最直观的体现便是去年爆满的会场今年变成了几万个空位。同时,虽然本次疫情的知名度还不高,但波及范围很广、传染性特别强。

  巴菲特在会上说道, 由于今年的股东大会是以虚拟形式召开的,小企业受到了巨大的经济打击,其中包括以往通常会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上生意兴隆的那家书店,而奥马哈的餐馆、酒吧、酒店和零售商也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同时,巴菲特强调,对于带来疫情的高传染病毒,我们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因此,不论是从健康还是经济的角度,目前都没有人知道疫情会到底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加之健康与经济是会相互影响和制约的,因此疫情对各方面带来的影响势必超过预期。

  不过,巴菲特进一步指出, 虽然疫情对经济带来非常广泛的影响,同时给人们制造了很大的焦虑,但未来美国的经济不会停止前进。“过去美国已经面临过很多类似今天的严重问题,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古巴导弹危机、911事件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因此美国当前同样可以直面并战胜类似的问题。”

  已全面清仓美国四大航空公司

  巴菲特在回答提问时表示,他已清仓航空股,退出了在美国最大四家航空公司的投资。这四家公司是美国航空(AAL.US)、达美航空(DAL.US)、美国西南航空(LUV.US)和美联航(UAL.US)。

  巴菲特说,“ 我们要卖不是卖一部分,而是全部卖掉。我们要改变注意,会全部卖出。如果我们的想法改变,不会一半一半地做,会一下子进行到底,可能卖的时候,卖价比收购价低很多, 但航空公司的股票总是以大额的交易进行,所以我们把整个卖掉了。”

  巴菲特表示,在评估航空公司股票时犯了一个“可以理解的错误”,因公共卫生事件的几乎全球范围内的旅行停止,它们的价格急剧下跌了。“我不知道美国人会不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或者是半关闭的情况,从经济上来讲,我也不知道将来的趋势人们会怎么做。”

  巴菲特称:“事实证明,我对这项业务的看法是错误的,这不是四位优秀的CEO的错。航空业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困难行业,他们做这些公司的CEO,并不是开心、容易的工作,尤其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大家都被告知不要再飞行,不要再旅行。”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未来显得模糊不清,尤其是旅游、航空、邮轮、酒店行业,影响巨大;现在要购买航空公司股票风险更大。

  巴菲特股东大会上表示,去年这个时候,并没有预期到疫情的爆发;新冠的传播对全球的经济和居民的健康有着重大影响,影响到全国经济和人们的心理,开始时我们没有做好准备;目前还无法完全预测新冠疫情未来的发展,“你们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但结果可能不会更坏了,也不会像西班牙流感那么致命。

  相信美国

  巴菲特称,新冠疫情的致死率没有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高,我们的国家还非常年轻。他在年会上援引了一些历史事件(例如美国内战和大萧条)来说明美国有能力抵御逆境。

  巴菲特:过去几个月,我们都不知未来会如何,就象1929-30年那样;不过,美国奇迹正在发生;道琼斯指数诞生后不久就遭遇了“大萧条”,此后它花费了20年才回到其诞生时的水平位,但美国人民“坚持、忍耐、蒸蒸日上”;相比于1789年的时候,我们现在是一个更好且更富裕的国家。

  巴菲特:即使在最可怕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能阻止美国;它经受住了“大萧条”的考验,现在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考验;最终,答案是绝不做空美国;在我看来,这在今天是真实的,就像在1789年一样,甚至在内战和大萧条最严重时也是如此;若你要押注做空美国,要非常小心,市场会发生任何事情,我相信美国。

  巴菲特: 目前3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1%,通胀率只有2%,长期来看,股票的回报会比国债高,会比你将现金藏在床垫下更高。

  巴菲特:分散投资是比较好的,我也是这么做的,取得不错的结果;投资者不应陷入这样的境地——因为加了杠杆或者由于心理因素无法吸收坏消息的影响,导致他们被市场失灵所影响。

  巴菲特:我余生都会押注美国,希望继任者也能如此;对许多投资者而言,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持有标普500指数;伯克希尔的运营和营收会因病毒受到“严重影响”。

  巴菲特表示,美国经济有一些关闭的趋势,不管我们做什么,这个趋势都在发生,我们现在投资运作收益比疫情发生前要低的多,某一些我们的业务关闭的状况还要更严重,我们的保险业务,我们铁道公司,也发生一些变化,原来他们的营业是比较理想的,但现在受到了影响。

  美国的银行系统目前没看到很大问题

  巴菲特表示,美国的银行系统在目前情况下不是问题。美国政府下面的人自愿地要把城市、把经济关闭起来,就是因为这个疫情。这不是任何人错误。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发生了,就是这样发生了。当然世界上会有这些事情发生,包括地震、大的飓风等等,这是人力不可抗的。

  巴菲特表示, 银行的状况“非常好”,这反映出2008年金融危机后银行的储备和资产负债表有所增强。我现在没有看到银行业存在什么特殊问题。虽然能源公司或者消费者信贷可能会出现一些状况,但银行体系资本充足,储备很多,所以银行业不是我们主要的担忧方向。

  巴菲特表示,目前为止我没有在银行业看到很大的问题。我想到可能会有一些可能,尤其是像摩根这边的,你可能想到这样的假设,说有这样的情况下银行受到很大的压力,他们不是说完全不可能。我们现在有相应的机制,但是总体来讲我们的银行体制目前不是很大的问题。

  当然我这么说,我不能以百分之百的来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些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会发生什么情况。不光在能源业,而且包括在消费者信用方面,也可能会发生问题。但是目前为止,他们目前资本充足。而且在第一季度储备很多,也许在今后会建立更多,但是目前为止不是我主要的担心。我们拥有很多银行的股票,很多人也拥有银行的股票,不用担心。

  疫情会改变某些行业

  巴菲特多次表达了疫情对居民生活习惯的改变,这可能会彻底改变某些商业规则,或者让一些行业受到很长时间的影响,“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制造业务可能会裁员,有些小企业可能不会再开门。”面对视频发布会现场台下空荡荡的座位,巴菲特也不禁感慨疫情彻底颠覆了生活,同时他也强调健康和经济是相辅相成的。

  巴菲特表示,疫情导致某些行业进一步衰退,也许这些行业里面的顾客会有其他的消费习惯,不再使用这些产品了,零售业现在发生了很多变化,这些行业以前就有过问题,现在他们的问题更大。比如说报纸业,我们现在增加了更多报业的投资,而且帮助他们偿还债务。 但现在报业,在疫情之前,他们的广告、销售量、发行量都已下降。在疫情之后,加剧了这个情况,情况更为严重。汽车业也是一样,现在对汽车业的影响,这些卖汽车的汽车商也不会在报纸上做广告了。所以,以前这种情况就在发生,现在只是这个情况强化了、严重了。

  巴菲特表示, 原油生产未来几年会显著下降,因为需求大幅下降,20美元一桶油价是让油企没办法进行下去的,钻井活动都会下降。没人知道油价会走往何处,如果油价一直处于低位,将会有大量的不良能源贷款,将无法想象股权持有者会遭遇什么。

  巴菲特接班人浮出水面?

  伯克希尔副主席查理•芒格并未参加此次股东大会,巴菲特在开场白中说:“这看起来不像一次年会,感觉也不像一次年会。我60年的搭档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没有坐在这里,使这感觉起来尤其不像是一次年会。我想大多数参加我们会议的人都是来听查理的话的,但我想向你们保证,查理96岁的状态良好。”巴菲特表示,查理•芒格“状态很好”,将会在2021年年会回归。

  这引发了外界猜测, 此次阿贝尔取代芒格出席巴菲特股东大会,是否意味着他已被“内定”为伯克希尔帝国未来的继承人?

  阿贝尔于1992年加入伯克希尔,2018年被提升到现在的职位。在此之前,他曾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的董事长兼CEO。现年57岁的阿贝尔被视为89岁的巴菲特的继任人的热门人选。在去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暗示,阿贝尔和负责所有保险相关业务的阿吉特-贾因((Ajit Jain)可能是继任者。阿贝尔和贾因去年都回答了一些股东问题。

  继承人的选拔,似乎也早已框定在两个人之内。2018年1月,巴菲特同时提拔了两位高管担任伯克希尔董事会成员,分别是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和阿吉特•贾因(Ajit Jain),阿贝尔被任命为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吉恩担任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

  一直以来,巴菲特对于接班事宜不曾明确表态,但种种行动表明,此事已经提上日程。在2019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被问及有关接班人的问题,他当即表示,股东们可以直接向两位接班人提问。彼时,两位接班人被安排坐在了第一排,并参与了投资者问答环节。

  在2020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则明确表露了“退意”。他在信中提到:“查理和我很早之前就进入了‘加急’阶段,但股东们不必焦虑,公司已经为我们的离开做好了百分之百的准备。”

  然而,在今年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陪伴在巴菲特身边的却只有阿贝尔一人,这似乎已经暗示了巴菲特关于接班人的决定。

  事实上,此前已有很多分析师认为,阿贝尔会是伯克希尔帝国最可能的继承者。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一季度巨亏500亿美元,巴菲特也看走眼,股东大会上担忧疫情,但依旧押注美国

admin
摘要:
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20年一季度巨亏近500亿美元,同时清仓清仓美国四大航空公司,但巴菲特也对美国未来经济表示出乐观看法,并表示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持有标普

  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20年一季度巨亏近500亿美元,同时清仓清仓美国四大航空公司,但巴菲特也对美国未来经济表示出乐观看法,并表示“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持有标普500指数”。

  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

  北京时间5月2日晚,“股神”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发布今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 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497.4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512亿元)。而去同期净利润为216.61亿美元。

  (来源: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财报)

  截至2020年3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前5大持仓占其投资组合比重达69%,账面上季度环比亏损高达421亿美元。

  (来源: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财报)

  其中,美国运通公允价值130亿美元,环比亏损59亿美元;苹果公允价值638亿美元,环比亏损99亿美元;美国银行公允价值202亿美元,环比亏损132亿美元;可口可乐公允价值177亿美元,环比亏损44亿美元;富国银行公允价值99亿美元,环比亏损87亿美元。

  一季报还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公司持有现金及等价物合计387.17亿美元,较2019年四季度末的611.51亿美元大幅缩水224.34亿美元,环比减少36.69%。

  (来源: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一季度财报)

  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包括购买三个月或以下的国库券。截至2019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三个月或以下的国库券合计371亿美元。而到2020年3月末,这一规模缩减至196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表示,“ 我们继续持有大量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美国国库券。短期债券收益率从2019年上半年以来利率持续下降,在2020年一季度仍继续保持下降趋势。”伯克希尔•哈撒韦预计,在2020年剩余时间内,此类利率将保持较低水平,公司在此类投资的收益也将低于2019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认为,保持充足的流动性至关重要。

  伯克希尔•哈撒韦还表示,新型冠状病毒于2020年第一季度在全世界迅速传播,政府和私营部门对控制其蔓延的反应在3月份开始对公司的经营业务产生重大影响,并可能在第二季度对公司几乎所有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股东大会如约线上召开

  北京时间2020年5月3日凌晨4:45,“股神”沃伦•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下简称“伯克希尔”),首次通过线上直播形式召开第55届股东大会。

  与往年的大会不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次股东没有被邀请亲自出席。只有巴菲特和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亲自出席会议,他们将回答记者提问。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将不出席会议。伯克希尔的其他董事也不会出席这次活动。

  在开场演讲中,巴菲特就谈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巴菲特表示,最直观的体现便是去年爆满的会场今年变成了几万个空位。同时,虽然本次疫情的知名度还不高,但波及范围很广、传染性特别强。

  巴菲特在会上说道, 由于今年的股东大会是以虚拟形式召开的,小企业受到了巨大的经济打击,其中包括以往通常会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上生意兴隆的那家书店,而奥马哈的餐馆、酒吧、酒店和零售商也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同时,巴菲特强调,对于带来疫情的高传染病毒,我们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因此,不论是从健康还是经济的角度,目前都没有人知道疫情会到底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加之健康与经济是会相互影响和制约的,因此疫情对各方面带来的影响势必超过预期。

  不过,巴菲特进一步指出, 虽然疫情对经济带来非常广泛的影响,同时给人们制造了很大的焦虑,但未来美国的经济不会停止前进。“过去美国已经面临过很多类似今天的严重问题,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古巴导弹危机、911事件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因此美国当前同样可以直面并战胜类似的问题。”

  已全面清仓美国四大航空公司

  巴菲特在回答提问时表示,他已清仓航空股,退出了在美国最大四家航空公司的投资。这四家公司是美国航空(AAL.US)、达美航空(DAL.US)、美国西南航空(LUV.US)和美联航(UAL.US)。

  巴菲特说,“ 我们要卖不是卖一部分,而是全部卖掉。我们要改变注意,会全部卖出。如果我们的想法改变,不会一半一半地做,会一下子进行到底,可能卖的时候,卖价比收购价低很多, 但航空公司的股票总是以大额的交易进行,所以我们把整个卖掉了。”

  巴菲特表示,在评估航空公司股票时犯了一个“可以理解的错误”,因公共卫生事件的几乎全球范围内的旅行停止,它们的价格急剧下跌了。“我不知道美国人会不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或者是半关闭的情况,从经济上来讲,我也不知道将来的趋势人们会怎么做。”

  巴菲特称:“事实证明,我对这项业务的看法是错误的,这不是四位优秀的CEO的错。航空业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困难行业,他们做这些公司的CEO,并不是开心、容易的工作,尤其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大家都被告知不要再飞行,不要再旅行。”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未来显得模糊不清,尤其是旅游、航空、邮轮、酒店行业,影响巨大;现在要购买航空公司股票风险更大。

  巴菲特股东大会上表示,去年这个时候,并没有预期到疫情的爆发;新冠的传播对全球的经济和居民的健康有着重大影响,影响到全国经济和人们的心理,开始时我们没有做好准备;目前还无法完全预测新冠疫情未来的发展,“你们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但结果可能不会更坏了,也不会像西班牙流感那么致命。

  相信美国

  巴菲特称,新冠疫情的致死率没有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高,我们的国家还非常年轻。他在年会上援引了一些历史事件(例如美国内战和大萧条)来说明美国有能力抵御逆境。

  巴菲特:过去几个月,我们都不知未来会如何,就象1929-30年那样;不过,美国奇迹正在发生;道琼斯指数诞生后不久就遭遇了“大萧条”,此后它花费了20年才回到其诞生时的水平位,但美国人民“坚持、忍耐、蒸蒸日上”;相比于1789年的时候,我们现在是一个更好且更富裕的国家。

  巴菲特:即使在最可怕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能阻止美国;它经受住了“大萧条”的考验,现在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考验;最终,答案是绝不做空美国;在我看来,这在今天是真实的,就像在1789年一样,甚至在内战和大萧条最严重时也是如此;若你要押注做空美国,要非常小心,市场会发生任何事情,我相信美国。

  巴菲特: 目前3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1%,通胀率只有2%,长期来看,股票的回报会比国债高,会比你将现金藏在床垫下更高。

  巴菲特:分散投资是比较好的,我也是这么做的,取得不错的结果;投资者不应陷入这样的境地——因为加了杠杆或者由于心理因素无法吸收坏消息的影响,导致他们被市场失灵所影响。

  巴菲特:我余生都会押注美国,希望继任者也能如此;对许多投资者而言,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持有标普500指数;伯克希尔的运营和营收会因病毒受到“严重影响”。

  巴菲特表示,美国经济有一些关闭的趋势,不管我们做什么,这个趋势都在发生,我们现在投资运作收益比疫情发生前要低的多,某一些我们的业务关闭的状况还要更严重,我们的保险业务,我们铁道公司,也发生一些变化,原来他们的营业是比较理想的,但现在受到了影响。

  美国的银行系统目前没看到很大问题

  巴菲特表示,美国的银行系统在目前情况下不是问题。美国政府下面的人自愿地要把城市、把经济关闭起来,就是因为这个疫情。这不是任何人错误。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发生了,就是这样发生了。当然世界上会有这些事情发生,包括地震、大的飓风等等,这是人力不可抗的。

  巴菲特表示, 银行的状况“非常好”,这反映出2008年金融危机后银行的储备和资产负债表有所增强。我现在没有看到银行业存在什么特殊问题。虽然能源公司或者消费者信贷可能会出现一些状况,但银行体系资本充足,储备很多,所以银行业不是我们主要的担忧方向。

  巴菲特表示,目前为止我没有在银行业看到很大的问题。我想到可能会有一些可能,尤其是像摩根这边的,你可能想到这样的假设,说有这样的情况下银行受到很大的压力,他们不是说完全不可能。我们现在有相应的机制,但是总体来讲我们的银行体制目前不是很大的问题。

  当然我这么说,我不能以百分之百的来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些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会发生什么情况。不光在能源业,而且包括在消费者信用方面,也可能会发生问题。但是目前为止,他们目前资本充足。而且在第一季度储备很多,也许在今后会建立更多,但是目前为止不是我主要的担心。我们拥有很多银行的股票,很多人也拥有银行的股票,不用担心。

  疫情会改变某些行业

  巴菲特多次表达了疫情对居民生活习惯的改变,这可能会彻底改变某些商业规则,或者让一些行业受到很长时间的影响,“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制造业务可能会裁员,有些小企业可能不会再开门。”面对视频发布会现场台下空荡荡的座位,巴菲特也不禁感慨疫情彻底颠覆了生活,同时他也强调健康和经济是相辅相成的。

  巴菲特表示,疫情导致某些行业进一步衰退,也许这些行业里面的顾客会有其他的消费习惯,不再使用这些产品了,零售业现在发生了很多变化,这些行业以前就有过问题,现在他们的问题更大。比如说报纸业,我们现在增加了更多报业的投资,而且帮助他们偿还债务。 但现在报业,在疫情之前,他们的广告、销售量、发行量都已下降。在疫情之后,加剧了这个情况,情况更为严重。汽车业也是一样,现在对汽车业的影响,这些卖汽车的汽车商也不会在报纸上做广告了。所以,以前这种情况就在发生,现在只是这个情况强化了、严重了。

  巴菲特表示, 原油生产未来几年会显著下降,因为需求大幅下降,20美元一桶油价是让油企没办法进行下去的,钻井活动都会下降。没人知道油价会走往何处,如果油价一直处于低位,将会有大量的不良能源贷款,将无法想象股权持有者会遭遇什么。

  巴菲特接班人浮出水面?

  伯克希尔副主席查理•芒格并未参加此次股东大会,巴菲特在开场白中说:“这看起来不像一次年会,感觉也不像一次年会。我60年的搭档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没有坐在这里,使这感觉起来尤其不像是一次年会。我想大多数参加我们会议的人都是来听查理的话的,但我想向你们保证,查理96岁的状态良好。”巴菲特表示,查理•芒格“状态很好”,将会在2021年年会回归。

  这引发了外界猜测, 此次阿贝尔取代芒格出席巴菲特股东大会,是否意味着他已被“内定”为伯克希尔帝国未来的继承人?

  阿贝尔于1992年加入伯克希尔,2018年被提升到现在的职位。在此之前,他曾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的董事长兼CEO。现年57岁的阿贝尔被视为89岁的巴菲特的继任人的热门人选。在去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暗示,阿贝尔和负责所有保险相关业务的阿吉特-贾因((Ajit Jain)可能是继任者。阿贝尔和贾因去年都回答了一些股东问题。

  继承人的选拔,似乎也早已框定在两个人之内。2018年1月,巴菲特同时提拔了两位高管担任伯克希尔董事会成员,分别是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和阿吉特•贾因(Ajit Jain),阿贝尔被任命为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吉恩担任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

  一直以来,巴菲特对于接班事宜不曾明确表态,但种种行动表明,此事已经提上日程。在2019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被问及有关接班人的问题,他当即表示,股东们可以直接向两位接班人提问。彼时,两位接班人被安排坐在了第一排,并参与了投资者问答环节。

  在2020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则明确表露了“退意”。他在信中提到:“查理和我很早之前就进入了‘加急’阶段,但股东们不必焦虑,公司已经为我们的离开做好了百分之百的准备。”

  然而,在今年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陪伴在巴菲特身边的却只有阿贝尔一人,这似乎已经暗示了巴菲特关于接班人的决定。

  事实上,此前已有很多分析师认为,阿贝尔会是伯克希尔帝国最可能的继承者。